碧翰烽:南航高薪为何养出了“巨贪”?

发布时间:2015-04-17 12:38:47
碧翰烽:南航高薪为何养出了“巨贪”?

碧翰烽:南航高薪为何养出了“巨贪”?

我们常常所听到的一个反腐经验就是:高薪养廉。尤其是在新加坡、香港比较成功。可是在南航,这个经验却令人大跌眼镜,我们的高薪却是养出了“巨贪”。

据每日经济新闻4月10日报道,南方航空在一周内,四名核心高管因涉嫌职务犯罪被立案侦查,引起全社会瞩目,投资者也因此对公司的内部控制和运营状况产生疑虑。

南方航空2014年年报显示,在去年下半年油价大跌的背景下,作为国内“运输飞机最多、航线网络最发达、年客运量最大的航空公司”,2014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17.73亿元,同比下降6.44%,这已是连续第四年业绩下降。在三大航中也是唯一一家业绩下降的公司。

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三大航中业绩最差的南航,其高管团队却获得了其中最高的薪酬。年报显示,南航的高管无论是薪酬总额,还是人均薪酬都大幅高于国航和东航。据记者测算,南航去年为高管合计发放薪酬1283.2万元,人均薪酬达到96.24万元。其中四名落马高管去年全涨薪,即周岳海从134.93万元增至137.30万元。徐杰波和陈港均从75.76万元增至76.60万元。田晓东从67.14万元增至69.50万元。

南航一方面享受着行业的最高薪酬,另一方面却屡屡发生贪腐丑闻。2006年至今,南航集团和南航上市公司一共爆发了4轮腐败窝案,有名可查的高层和中层管理人员达到14名,多项指标创下交通行业央企之最。有投资者质疑,别人是高薪养廉,南航却用高薪养出了“贪”。

为什么高薪没能养出廉洁?这很值得我们思考。因为在当下,关于高薪养廉的事儿,有不少人在力主实施。可是就是在象南航这样的企业,也竟然是失败的,这些高管不仅一边享受着高薪,而且一边还能继续腐败。

同样的现象也在一些改革中呈现。此前新华社报道,在广州举行的一个有广东省多个城市参与的工作座谈会上,记者发现,去年已启动货币化公车改革的深圳市,8个与会单位的10名干部竟带有8名司机。显然,这是“一边拿车补、一边坐公车”的问题,公车改革之公正性受到严重挑战。

从反腐的制度建设来看,高薪养廉应该是方向之一,问题在于必须具备几个方面的条件:一是简政放权进一步突破,政府和官员权力大幅减少,小政府得以实现,法治政府、服务政府真正建立,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得以实现。二是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,让权力完全在阳光下运行,制约和监督机制真正有效建立。三是建立社会诚信体系,建立起官员财产公示制度,坚决取缔黑色收入、灰色收入。四是在法律修改方面,要将过去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直接上升为贪污受贿罪,加大法律打击力度。